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高手坛公式资料 > 正文

银行卡被“克隆”盗刷 214万元损失由谁埋单?

  1. 添加时间:2019-09-08
  2. 文章来源:未知
  3. 添加者:admin
  4. 阅读次数:

  2015年9月11日上午,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银行卡持有人被“克隆卡”盗刷购买214万元人民币黄金的案件。案件围绕被盗刷的214万元人民币由谁担责的问题,持卡人、商户、发卡行、收单行及银联等展开了激烈的辩论。银行系统漏洞造成的损失,是否该由持卡人或者商户来承担赔偿责任,成为本案的焦点,也是老百姓603883股吧)高度关注的社会热点。

  这事得从2012年说起,2012年7月30日16时12分,持有广东省陆丰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称:农信社)储蓄卡的卡主邓某,其人当时在广东省深圳市盐田区的小梅沙区,储蓄卡就在他衣袋里,并没有刷卡,但却接连收到2条刷卡消费的短信通知,一共消费了214.63万元。邓某立即(于当天下午的16时18分)致电农信社告知此事,并于当日17时15分向深圳警方和陆丰警方报案。

  与此同时,邓某于当晚要求农信社提供被盗刷消费的公司账号,并立即停止支付该笔214.63万元被盗刷款。而农信社当年7月31日中午才向邓某提供消费公司的账户,但此时该账号款项已于31日上午按银行操作规程结算划拨,造成广东省陆丰市警方无法及时冻结被盗刷的款项。侦查过程中,陆丰警方没有认定深圳市金地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下称:金地珠宝)在该案中的过错。

  经审理,广东省陆丰市人民法院认为,使用银行卡取现和消费有两个条件缺一不可,一是合法有效的银行卡,二是正确有效的密码。作为金融机构,农信社有谨慎审查和甄别银行卡的义务,其接受非法复制的银行卡进行交易,未尽谨慎审查义务,应对银行卡款项被盗刷消费负主要的过错责任;持卡人邓某负有谨慎保障密码安全的义务,银行卡密码是由其设置,他人无从得知,邓某应为其未能妥善保管密码,导致卡中款项被盗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

  据此,陆丰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发卡行农信社承担被盗刷款项的70%,共计150.241万元损失;判决持卡人邓某承担其余30%的损失。

  一审判决之后,农信社和持卡人邓某均未在规定的时间内,向一审法院提起上诉。按理说,此案应该就此画上了句号。但出人意料的是,农信社的上级主管银行——广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称:省农信社)出面,与此次被盗刷交易的收单银行——兴业银行深圳分行(下称:兴业银行)进行协商,要求其承担150.241万元的损失,这一无理要求遭到兴业银行的拒绝。

  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广东省农信社于2012年11月26日向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银联)内部机构的“中国银联银行卡争议处理委员会”申请争议裁判。中国银联的裁决认为,收银员在核对交易金额及凭证上打印的账号字段与银行卡卡号是否相符后,交持卡人签名确认,收银员应核对持卡人签名与卡片背面签名是否一致。而发卡机构提供的证据显示,收单商户在受理交易过程中存在违反上述规则条款的行为,因此中国银联内部的一纸裁决,直接把陆丰市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推翻,裁定本该由“发卡行陆丰农信社承担盗刷案150余万损失”,改为由收单银行的兴业银行承担。

  2013年2月27日,中国银联从兴业银行清算备用金账户中,强行将150余万元划拨给广东省农村信用社。同年3月9日,兴业银行向中国银联提出申诉,认为中国银联银行卡争议处理委员会裁判结果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显失公平,要求改判广东省农村信用社承担全部损失和费用,但申请被驳回。

  兴业银行在被中国银联裁判承担70%的责任、申诉又被驳回的情况下,随后以“卡主邓某与涉案的伪卡持卡人陈明生,在交易签购单的签名明显不符”为由,将合作伙伴金地珠宝、中国银联同时告上了法庭。

  2013年11月6日,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受理兴业银行诉金地珠福的诉讼。但是,兴业银行迫于各种压力随后又撤销了对中国银联的起诉,改为要求法院判金地珠宝承担150余万元的赔偿责任。

  2014年12月30日,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令双方各自承担50%的责任。金地珠宝不服判决,于2015年1月13日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并获受理。

  至于金地珠宝上诉的原因,金地珠宝公司发言人吴杨认为,既然银行系统对克隆卡的刷卡验证都顺利通过,难道收银员的肉眼是“火眼金星”不成?犯罪分子既然能用超高的技术伪造出银行卡并能通过密码的验证,他们自然也能做到在克隆卡背面和交易凭证上签上笔记一致的签名,这是克隆卡能顺利交易成功的最重要因素。

  吴杨告诉记者:“连银行系统都能通过审验,作为POS机的使用商户不可能仅凭一双肉睛就能辨别出卡的真伪。伪卡就是伪卡,克隆卡持有人在卡背面的签名,百分百的与自己在交易凭证上的签名一致,除非兴业银行能提前将每一位真正卡主的签名全部告知商户,否则商户首先必须要看持卡人使用的银行卡,是否可以通过银行系统的审验,银行系统终端反馈的信息通过,则证明这张卡是合法有效的,作为商户没有理由拒绝持卡人交易。反之,银行系统终端不能通过验证,商户当然有足够的理由拒绝持卡人的交易。”吴杨认为,既然银行系统终端反馈的信息是准确无误的,收银员只需核对银行卡背面的签名,是否与交易凭证上的签名相同即可完成交易。本案中明显就是银行系统终端存在漏洞,责任理应由银行方面承担一切的后果。

  但作为本案的收单银行,兴业银行并不这么认为。兴业银行在回复媒体记者的邮件中强调,根据兴业银行与金地珠宝公司签订《兴业银行深圳分行兴业通自助结算终端特约商户服务协议书》,“商户应核对持卡人在交易凭证上的签字与银行卡签名条上的签字是否一致(自助结算终端交易签购单均需持卡人签名)。银行卡上没有签名、签名无法辨认、签名被涂改或者明显不一致的交易应拒绝。”中国银联是根据调取的交易录像,认定金地珠宝在受理涉案交易中存在“未审卡及未核实签名”的违反规则行为。兴业银行认为,本案商户未履行核对交易凭证的签字与银行卡签名条的签字一致性的检核义务,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该义务不能因为卡片的真伪而转移。因此,如商户受理过程中未完成该检核义务,则依据银行卡行业伪卡损失承担规则与商户协议,该损失将会要求商户承担。

  2015年9月11日上午,该案在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上诉人金地珠宝在上诉状中指出,涉案银行卡之所以被成功伪造,完全是磁条银行卡本身的技术缺陷所致,属于作为发卡行的农信社的过错所导致;而银行卡伪卡又被收单行兴业银行提供的终端设备接受,并顺利通过其银行系统完成交易,显然是兴业银行系统设备自身的技术缺陷所致。

  而金地珠宝作为银行卡业务的特约商户,按照约定接受兴业银行提供的银行卡结算服务并支付服务费,自身不具备审查、识别银行卡伪卡欺诈行为的条件和能力,更不应该为被上诉人的银行卡和相关配套设备自身的技术缺陷承担任何责任。

  此外,兴业银行在其提供的系统和设备有重大技术缺陷的情况下,又严重违反中国银联颁布的《银行卡业务运作规章》的规定以及与上诉人签署的《兴业银行深圳分行兴业通自助结算终端特约商户服务协议书》(下称:《协议书》)的约定,没有对上诉人金地珠宝就正确识别银行卡的基本方法,以及受理银行卡的业务流程和注意事项进行必要的培训,存在明显而且严重的双重过错,一审法院对此已有明确认定。

  而且上述《协议书》又是兴业银行利用其垄断地位拟定的格式合同,其中第15条规定明显含有免除自己的过错责任,转嫁和加重特约商户的责任和风险的内容,依法应属于无效的格式条款。

  而作为一审的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在虽明确认定兴业银行自身存在重大过错的情况下,仍援引其制订的无效格式条款,判令上诉人金地珠宝承担银行卡盗刷损失的50%,明显丧失公平公正的司法原则立场,严重损害了处于市场弱势地位的特约商户的合法权益,属于显失公平的错误判决,二审法院理应依法予以纠正。

  金地珠宝代理律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审判决罔顾涉案银行卡伪卡盗刷损失完全是发卡行的银行卡和收单行的系统设备自身技术缺陷所致这一基本事实,错误认定上诉人金地珠宝存在操作“违规”,并据此判令上诉人承担主要责任,不仅显失公平,而且客观上为垄断利益集团张目,助纣为虐,严重损害司法公正和司法公信力。上诉人特依法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判准上诉人金地珠宝的全部上诉请求。

  这起由伪卡盗刷200多万元黄金首饰所引起的银行状告POS机使用商户的诉讼案件,引起了全社会高度的关注。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该案中,除金地珠宝作为第一被告外,还有包括广东省省农信社、陆丰农信社等单位一同告上法庭。

  兴业银行在起诉书中称,包括兴业银行在内的这几家单位,实际上是中国银联银行卡刷卡交易的一个完整链条,而商户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而已,不应当承担所有的责任。

  记者随机采访了罗湖区水贝珠宝城的POS使用商户,几乎百分百的商户认为,这起兴业银行状告POS使用商户的官司,假如法院真的判商户承担伪卡盗刷的责任,将对所有的使用商户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为了避免这一风险,大部分的商户肯定会减少乃至停止使用POS机,从而规避这类风险,而这样将对银行卡的使用、推广和今后的发展都是非常不利的。

  在水贝珠宝城做水晶生意的刘先生对记者说:“对所有的POS机使用商户而言,99.99%都是以刷卡能否通过银行系统终端的审验作为是否交易的惟一标准,银行系统通过了审验,就意味着这张卡没有问题,如果卡上签字与交易单上签字没有太大的出入,即视为银行已授权交易成功。假如这起官司以商户败诉告终,我们肯定会终止使用POS机。”

  广东知名律师事务所主任、汪腾锋律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依据民事责任相关法律规定,上述案件中,银行系统存在漏洞造成的损失,正版资料第一份第二份第三份,让商户承担不符合法律规定,也不公平。

  银行卡刷卡消费过程中有两个重要环节,一是商户收银员的肉眼对银行卡的审查,二是银行的结算系统对银行卡的识别和审查。显然,在现代高科技条件下,要求收银员肉眼识别伪卡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本案银行卡伪卡盗刷交易损害产生的关键因素,是银行卡结算系统以及磁条银行卡本身技术严重落后,既不能防止银行卡被伪造,也不能识别伪卡。

  本案中收银员依照规定进行了银行卡签名等信息的核对,但这种常人用肉眼的审查核对并不能辨别出银行卡的真假。要说存在过错,就是银行卡结算系统技术落后,不能识别伪卡交易,等于是为伪卡盗刷大开方便之门!只要技术落后的银行卡和电脑终端系统的存在,本案伪卡交易的发生就是必然的,收银员是根本无法控制和避免的。

  一审法院片面认定收银员肉眼审查银行卡时存在过错,而忽视了克隆银行卡及其系统终端本身的严重缺陷,回避了银行系统的严重过错,据此判决金地珠宝承担克隆卡盗刷损失的赔偿责任,当然就是违反了上述民事责任基本法律原则的错误判决。

  本案中,发卡行、收单行和中国银联组成了银行卡业务的利益共同体,他们为了实现自身及其所属行业的利益最大化,一方面通过制定各种业务规则和格式条款尽可能地将成本和风险转嫁给特约商户和持卡人;另一方面又为了节省成本,在电子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居然还一直沿用着技术落后有严重安全隐患和技术缺陷的磁条银行卡及配套终端设备。因此,银行对于克隆卡盗刷频发的现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按照风险与收益匹配、义务与权利平衡的最基本经济原理和法律原则,凡是银行卡安全风险导致的损失,除了是由于特约商户故意(欺诈)或重大过失造成的外,法院应当一律判令银行卡发卡行、收单行承担主要责任,以此平衡不同市场主体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实现真正的社会公平正义。然而,一审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与此原则精神背道而驰,其不经任何司法审查就接受和顺从中国银联的规定和裁决,错误认可垄断金融机构格式条款的效力,让银行卡商业链中处于最弱势地位的特约商户承担主要责任,等于完全放弃了司法这一守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上一篇:海南岛地图全图与周边国家        下一篇:北美洲地图全图中文版

最近更新
 

六和图库挂牌| 百胜图库每期文字资料| 四海高手论坛| 四海彩色免费图库| 六合财神爷| 今期香港码玄机资料图| 管l家婆彩图大全| 香港马会开结果直播现场| 四不象一肖中特彩图| 今晚现场直播开奖记录1|